世界经济两年内不会增长 “灰犀牛”正迎面走来 发布时间:2020-08-18 作者:

8月18日消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称,全球第二波疫情爆发概率上升,世界经济两年内不会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这次疫情导致上个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世界性的经济衰退,而且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同时进入衰退期。今年全球经济将下滑3%,贸易下跌11%,已经超过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朱民预计到2021年年底的时候,世界GDP回到2019年的水平。

中国的救市资金6万亿,占到GDP的3.6%,是比较温和的。因为企业债务在全世界对比中较高,所以不能加杠杆。

因为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强大,用人民币的国家和公司会越来越多,人民币总体的比重和份额也会随之上升,人民币走向国际也是必然的。朱民认为,中国的金融科技是走在世界前面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银行体系,如果能够全部科技化,将在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主要经济体普遍向好

先看欧元区。去年欧元区经济超预期复苏,呈现近10年来最好光景,成为全球经济的新亮点。德国、法国表现稳定,英国、希腊形势向好,西班牙已恢复至危机前水平,中东欧国家复苏显著。去年三季度,欧元区GDP按年率折算增长2.4%,连续18个季度保持增长。OECD估计,欧元区去年GDP增速为2.4%,显著高于过去10年1%的均值。从经济景气度来看,欧元区各项PMI指数显著增长并连创新高,11月制造业PMI为60.1%,创2000年4月以来新高;需求端持续向好,消费者信心指数不断上升,11月升至0.1,为2001年以来首次由负转正;贸易、投资显著增长,失业率持续下降至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欧元区经济稳步复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再看美国。美国经济稳健复苏,经济保持上升态势。去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开局季节性疲弱,但明显好于上年同期,二季度出现明显反弹。前两季度,美国GDP环比分别增长1.2%和3.1%。三季度,尽管有飓风影响,GDP环比仍增长3.2%,保持较好走势。据美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统计,到2017年12月,美国经济已持续增长102个月,有望呈现历史上第二长的扩张周期。主要机构预计,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略快于2017年。OECD报告预计, 2018年美国GDP增速将达2.5%。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12月会议将美国2018年GDP增速预测上调至2.5%。最近,美国政府税改方案的实施,短期内将提振美国国内总需求、刺激经济增长,有利于经济的上行。据专家测算,特朗普税改将推动2018年美国GDP增长0.7%。

接着看新兴经济体。亚洲经济增势依然不错,是全球最具经济活力和增长速度最快的区域,去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近一半,今年将继续引领全球经济增长。IMF将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2018年预期经济增速上调0.1个百分点至4.9%,摩根士丹利预计新兴市场的GDP增速今年将达到5.0%。其中尤为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中国经济发展韧性更强、回旋余地更大,质量和效益提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举措为未来中国经济的稳健发展奠定了基础。印度逐步摆脱了“废钞令”与商品和服务税改革的冲击,受益于表现强劲的制造业,经济开始反弹。摩根士丹利预测,印度2018年经济增速将达到7.5%。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和央行频频降息,巴西和俄罗斯等经济体复苏势头保持强劲,也对全球经济增长率的提高作出了贡献。

世界经济两年内不会增长 “灰犀牛”正迎面走来

长期增长前景难言乐观

专家指出,尽管全球经济普遍好转,但也不宜对长期增长前景过于乐观,多个影响经济复苏前景的风险仍然存在。对于这一轮世界经济回暖,一般认为是一种周期性复苏。当一个经济体偏离其长期发展趋势一段时间后,总是要回归其原本趋势的。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指出,“基础广泛的全球增长复苏令人鼓舞,但现在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

地缘政治风险、恐怖主义等问题也仍然在影响世界经济的稳定与发展。 联合国2018年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认为,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包括贸易政策改变、全球金融环境突然恶化以及地缘政治局势的日益紧张。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表示,“由于在包容性发展和世界资源保护方面的集体失能,我们现有的多套全球治理体系同时面临着失灵风险。为避免这一状况,我们首先应做的即是建立新的合作模式,而这样的合作必须排除狭隘的利益观,必须建立在人类共同命运的基础之上。”

美银美林报告认为,在2018年全球经济下行压力方面,地缘政治风险、贸易保护主义及通胀超预期增长将是最值得关注的三大风险。而世行的最新报告强调,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仍存在下行风险:全球融资条件的突然收紧有可能颠覆经济扩张趋势,贸易限制的升级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或将影响信心和经济活动。

发展环境恶化,也制约着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与发展环境已经脱节,增长强劲、环境恶化均超预期。一方面,经济全球化趋势恐遭逆转。在“美国优先”等政策主导下,特朗普政府加大保护主义力度,抛弃TPP,重谈北美自贸区,对华实施301调查,联手日欧反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得各方合作意愿下降,贸易摩擦不断。另一方面,多边合作机制受挫。世贸组织(WTO)正遭遇空前挑战,新一轮部长会议因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分歧,无果而终。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一旦WTO停转,对全球将是一场无法挽回的灾难。此外,美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和税改计划,可能会推高美国国债的名义和实际收益率,加剧国际资本流动,新兴市场将因此受到双重压力。

“灰犀牛”正迎面走来

全球债务水平居高不下,被认为是当前世界经济的一大隐患。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彭斯指出,未来几个月乃至几年,世界经济将面临系列严重挑战,隐约可见的一个挑战就是债务规模如山,这使得整个经济体系更易遭受不稳定因素的冲击和影响。

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全球政府债务处于较高水平。美国政府总债务/GDP继续提升,从2016年的107.1%,升至2017年的108.1%。日本政府债务状况继续恶化,政府总债务/GDP从2016年的239.3%上升到了2017年的240.3%。欧元区的主权债务风险仍然存在。意大利的政府债务/GDP2017年达到133.0%,比上年增加0.4个百分点。英国和法国也是这种情况。英国政府债务/GDP从2016年的89.3%继续上升到2017年的89.5%,法国从2016年的96.3%继续上升到2017年的96.8%。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总债务/GDP从2016年的46.8%上升到2017年的48.4%。与此同时,各国居民和企业债务也不断累积,导致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不断攀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计,从2015年至2016年,全球非金融部门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从231.7%上升到了234.8%,2017年一季度进一步上升到了238.4%。全球债务总水平的持续攀升,继续威胁全球经济稳定。

不断膨胀的资产价格泡沫,犹如高悬的达摩克斯利剑,威胁全球经济。近年来,发达经济体的低利率和宽松货币环境催生了资产价格不断高涨。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近期屡创新高。至2018年1月上旬,这三大指数的收盘价分别已达2786点、25803点和7261点,分别是金融危机以前的最高值的1.9倍、1. 8倍和2. 5倍。在房地产市场价格方面,美国20个大中城市的标准普尔/CS房价指数于2006年7月达到峰值207点,随后引发次贷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2012年以来,美国房价开始上涨,目前这一指数已经非常接近次贷危机以前的最高水平。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也存在类似的资产价格持续快速上涨现象。新兴市场国家的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也在经历价格快速上涨过程,尤其是2017年与美元贬值相伴随的新兴市场资本流入增加,导致新兴市场资产价格大幅上涨。欧洲和日本的负利率和量宽政策将继续催生资产泡沫。

当前世界各国的资产泡沫已经成为威胁世界经济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世界经济黄皮书认为,全球资产价格上涨持续时间越长,泡沫破裂造成的危害将越大。一旦资产泡沫破裂,刚有所复苏的世界经济,可能再一次陷入低迷之中。

上一条:  疫情期间,欧洲人都在投资什么下一条:  日媒:中国有望成全球今年唯一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热门资讯